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守候(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解晓菲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8日 点击数: 字号:

解晓菲

近黄昏,在小镇的露天广场观赏冲天而跃的喷泉,顺着喷涌而出的水柱,一眼便看到了头顶的天空。松软的云霞卷舒畅然,初绽,缤纷。一个个孩子兴奋地拉长了脖子,在水起水落的流转中欢腾,守候着盛夏的清凉与神奇。

广场一角有个高高的百步梯,那石梯的一头连着歌舞欢腾的广场,另一头伸向市井的烟火里,似乎承载着两段岁月。看完喷泉,儿子兴奋地哼着不成曲的调子,欢快地在百步梯窄长的台阶上蹦跳着。我使劲握着他嫩滑的小手,仔细地看着台阶,看着他兴奋中不安分的小脚,生怕踩空滚落。有了孩子,万事都认真起来,整日缠绕在一起。孩子仿佛生机勃发的爬山虎,踏着我的生命一步一步往上爬,成长的每一个印迹,一点一滴地扎入我的血肉中。而我,只能如同斑驳松垮的墙体,看着他葳蕤生辉的模样,守护着他的平安喜乐。近来,看着他越发灵动的眼神,我时常凝视他,感慨着:我的孩子长大了。虽然,他仍旧只是三岁多的孩子。

身旁走过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突然停下脚步,俯下半个身子,半弯着腿,眯起了双眼凝视着前方。那目光,似乎越过人流,定焦在了远方的一点上,狐疑般地思索着。我沿着她的目光看去,窄窄的巷子里亮起了昏黄的街灯,大部分店铺早已铁门紧锁,只有几家面庄、粉馆还冒着热气,招待着晚归的人。

“你看,那好像是我家的黑包。”妇人突然碰了一下我的胳膊,手指着巷子深处,兴奋的声音似乎呜咽起来,“你看,那就是我家的黑包。”

我们不曾相识,而她,却让我一同分享她的幸事,显然是兴奋到了极点。我愣了一下,继而细细看去。一条黑色的狗正狂奔过来。一会儿工夫,那条狗已爬上二十多米高的台阶,跑到我们跟前,围着欣喜若狂的妇人团团转,呜呜地吼叫着。

“饿坏了吧?走,我们去买点东西吃。”妇人伸手追赶着团团转的狗,爱抚着它沾满泥土的身体。她下着台阶,狗跑上跑下,阵阵亲昵。

“我出门几天,把它放在亲戚那里,回来就不见它了,我就出来找找,果然,它在我们经常吃面的这个地方等我。”“你看它的肚子,应该没有饿到。”“走,我们去买吃的。”

她欢喜极了,逢人就说着她的喜事。我跟在她身后,想看看这是怎样一段感人的故事。走到一家面馆前,面馆老板站在门口煮面,看着妇人就打着招呼。他远远地就看见了人狗相逢的画面。

“你家的狗真衷心,已经在我这里待了五天了。任凭什么人要带走它,它都不肯。”面馆老板停下手中的活,一手擦着汗,一手指着摇动尾巴的的狗赞叹道,“五天前它就在这里住下了,天天在附近转悠,饿了,我就给它下一碗面。”

在面馆对面的摩托车下,有一个塑钢碗,沾满油垢。碗边粗糙的水泥地,被它温润的身体摩擦得泛着亮光。看着,我眼眶湿了。在白天,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它会找寻了多少次自己的主人,追逐之后,又有多少次失落而归?在午夜,在夜深人静的月光下,它蜷缩在黑暗的巷子里,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有思念?在街角,它守候的是怎样一份忠诚与坚韧?我突然想起了影片中在守候中死亡的忠犬八公。历经数载黄叶纷飞,白雪飘洒,在一个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再也等不到它的主人。而它,却依旧在车站口守候着,仿佛他就会出现在下一秒。

妇人身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所有人的关注点全都放在了一条懂得守候的狗身上。带着感动,隐去泪光,我转身离开。

“妈妈,那只狗怎么了?”儿子扬起滚圆的小脸望着我,眼神里似乎漾满了悲伤。

“它走丢了,幸运的是被主人找到了。是的,它是幸运的。”

“然然不要走丢,要一直跟着妈妈。”

“嗯,妈妈会一直陪着你,永远。”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