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巴人廪君魂化白虎的生命涅槃(0/0)

-- 试论邓斌的长篇小说《盐水情殇》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7日 点击数: 字号:

雪 梅

邓斌先生耗费大量精力从事武陵地区的民族文化研究以及文学创作,出版了一部又一部探寻巴人繁衍生息、艰难求索与文脉传承的惊世骇俗之作,他深厚的知识积淀、生活积淀和语言功底等,令读者叹为观止。继长篇评论专著《远去的诗魂》、长篇文化散文《巴人河》以及大量单篇评论、小说、散文与剧本之后,2015年底,又由人民日报出版社隆重推出了他的长篇巫傩小说《盐水情殇》。这部小说的构思,作者将民族情结与生命感悟调拨到一种江涛般奔涌沸腾的程度,充分释放其深邃的思想内蕴,洋洋洒洒,灵韵飘逸,任奇思妙想穿越千古时空,在我们的视野里立起若干远古时期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使多少年来传神而又虚无缥缈、难以捉摸的巴人文化有了血肉丰满的质感。正如莫言先生对作者的题词“烈烈巴风”所言,我们从《盐水情殇》中切身体察到一类“风”,这类风源可以追溯到约摸五千年前,至今仍在武陵大山与长江三峡地带呼啸不已、缭绕不绝,这就是“巴风”。梁必文先生题词“传承巴人遗风,再奏清江壮歌”,解析了作品的主题。

《盐水情殇》借用《世本》《后汉书》中一段三百来字的描写为背景,将独特的巫傩思维与西方玄幻小说的离奇手法相结合,让意识的清流勾连梦幻般的高山深谷、洪荒草莽,再现了一组波澜壮阔的远古巴人迁徙转战、开疆拓土与血火相拼的人文图景。我们涉猎其字里行间,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五千多年前,亲眼目击到渺渺巴人携家带口悠悠来去的背影,且随同情节步步深入,不得不为巴人的悲壮“情殇”泪如泉涌、仰天长啸!

随同小说情节的序幕拉开,我们得知:紧傍我的故乡长阳盐水(今清江)的武落钟离山上有两大洞穴,一个是赤穴,一个是黑穴,巴氏这一姓居于赤穴,其余四姓(樊、瞫、相、郑)人氏居于黑穴,他们困顿在潮湿幽暗的赤穴与黑穴好些时月。为了避开危害他们生存的群兽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众人决定,要迁出险狭的石山和洞穴,到较为宽阔平坦的地方重建家园,让整个部落居有其室,饥有其食,赢得生存的自由,在黑穴老梯玛(巫师)樊博纳提议下,经五姓部落协商,要通过格斗、掷剑、泛舟等斗智斗勇的比赛推出人杰,谁若获胜,就拥戴谁为五姓部落的首领。后来在比赛中,巴务相一举夺魁,遂成为这个五姓部落的廪君。在进行了一系列充分准备后,遂由他统领五姓部落的一百多口人丁,乘土船、溯夷水、攀崖石、斗恶狼,一路上披荆斩棘,历受若干艰难困苦,去寻找所谓“劳尺罗波朗”即“落日下的辉煌”……

于是,小说中出现了一组一组惊心动魄的画面:夷水河道,长发如瀑、肌肤黧黑的若干原始人有时乘着“土船”踏浪逆行,有时顺着河道的乱石堆奋力拉纤,在幽深的峡谷内呼喊出回声袅袅的长腔号子;星光下,一些或执棍棒、或拉藤弓的原始人扑进丛林、扑入兽群闪转腾挪,刹时,野兽悲鸣伴同血肉横飞,饥疲交加的人们又获得了可口的食物;月夜或者没有星月的夜晚,沙洲上燃烧起一堆一堆干柴烈火,吃饱野味、喝足泉水后,披树皮、履草裙的征人环绕火堆疯魔般舞蹈,牛角号声划破峡谷上空的一线天,悬崖峭壁在火光烛照下剧烈抖擞;突然,又是阴风怒号,波翻浪涌,沉沉暗夜中,那些独木小舟秋风落叶般巅簸起伏,风声雨声将人们的呼喊声、悲哭声撕扯得支离破碎……

在途经一个名叫盐阳的地方,部落首领巴务相的英俊潇洒、孔武善良,吸引了这个母系氏族的部落首领——女神布谷苦里,他们俩一见钟情,彼此爱慕,山盟海誓,竟然在一株千年老柳树的见证下结成姻缘。

布谷苦里是一位貌若天仙、能歌善舞的奇女子。她一方面继承慈母列朗氏垒土制陶、掘井冶盐和猎兽捕鱼等事业,将自己统领的盐阳部落治理得升平富庶;另一方面,凭着自幼从老巫婆色斯梯勒那儿学得的藤鞭技艺与巫傩术数,不仅赢得部落中人的顶礼膜拜,而且很快获得巴务相火一般的炽爱和五姓部落中另外一些人的惶恐妒忌。由于五姓部落与盐阳部落之间的信念发生冲突,巴务相与布谷苦里的爱情受到强烈挑战,于是,美丽姻缘一步一步演变成凄美的悲剧!

巴务相深爱布谷苦里,甚至具有为了爱情勇于牺牲自我的决断,然而,他不能辜负祖宗的遗愿,他不能舍弃部落的重负,他不能违抗自己的信念,他不能为了爱情搁置率领整个部落开疆拓土、寻求生存出路的重大使命。他希望说服姻妻相伴自己踏上天涯征旅,为部落去寻找更为广袤的生存空间。同样,盐神布谷苦里也深爱着巴务相,她愿意将整个盐阳之邦作为妆匿,梨花带雨地央求夫君留在盐阳与她共同治理盐阳,但面对夫君要与他的部落同生死、共患难继续矢志西征寻求所谓的“乐土”,布谷苦里的心在流血:她无法舍弃盐阳,也无法舍弃夫君,于是,为了大爱,这位美丽的盐水巫女不得不拼将性命殊死搏击,接受色斯梯勒授予自己的“嘎饰砾”魔咒,用带血带泪的咒语遮蔽天光,呼风唤雨,任雷电交加、冰雪骤降,将五姓部落困在幽暗的河谷七天七夜!但无论她怎样呼唤恸哭,肝肠寸断,终于被五姓部落的梯玛樊博纳用“青缕”之计破解了爱的羁绊,最后悲壮地死于自己的一腔纯情,一段美满的情缘竟成为千古遗恨!

若干年头过去了,巴务相成就千古霸业后已是垂垂暮年,他成了名震四方的巴王爷。这时,他细细审视自己出生入死、身经百战、引领部落执着追寻“劳尺罗波朗”的一生,竟然无限愧悔!当年,在爱情与霸业不能两全其美时,他被迫与心爱的女神布谷苦里决绝分手,并通过“青缕”之计亲手拈弓搭箭射死自己的姻妻;如今,虽然王威赫赫,一呼百应,却充斥着臣仆们口是心非的势利纷争,甚至是当面唱诺背后动刀兵…… 廪君痛失掉刻骨铭心的爱,而所谓“劳尺罗波朗”也不过是虚拟的神话,不禁黯然伤神、悲从中来!功成名就后的巴务相廪君,如果要他在功业荣誉和爱情面前重新抉择,他宁可舍弃功名利禄,也会和心爱的女神地久天长地固守。于是,他来到盐阳,追忆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爱恋时光,向女神之灵倾述他的忏悔、他的一箭之恨、他的刻骨相思:当初,开疆拓土刚刚起头,西征才跨开第一步,自己怎么能舍弃部落而顾私情呢?为了巴氏部落的出路,他只好狠心射杀女神,实在是使命在身,迫不得已啊!……如今,他成就了巴氏部落的千古霸业,在女神雕像面前,不由得捶胸顿足,涕泪交加,祈求女神接受他虔诚的赎罪,以解除心灵的重负。伴随惊天动地的鼓声,他随着盐阳人疯狂起舞,最后跌下断崖魂化白虎,实施为一种生命的涅槃。于是,一个巴氏部落首领的生命,一个为了千古霸业征战一生的灵魂,犹如云团飚升,去追寻他朝思暮想的盐水女神布谷苦里,永远地弥散到空冥的极乐世界去了!

一个民族的图腾从此形成,巴务相魂化的白虎,后来成了巴人与土家民族的祖神。这白虎象征着力量与进取,体现着雄风与威严,寄托着后世巴人沸腾奔涌着情思与希望。因此,土家民族世世代代敬奉白虎,把白虎图腾当着至高无上的神灵膜拜。千百年来,巴务相这位开辟洪荒的巴王始祖爷以及被称为德济娘娘的盐水女神,就雄踞在清江的悬崖陡壁上,护佑守望着他的子民生存与发展,激励着一个民族代复一代地不屈不挠抗争不息。后世土家族的灵堂前,悲凄而又亢奋的“撒叶儿嗬”悲壮热切,振聋发瞆,就是由廪君以生命祭奠他的亡妻盐水女神的祭祀之礼演绎而来。

《盐水情殇》讴歌了古代巴人对爱情的忠贞,但在个人私情和整个部落事业的抉择面前,无论男儿还是女儿,均能以民族大义为重,从不为儿女私情优柔寡断。他们悲壮地放下个人情感甚至舍弃个人的生命,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民族大业。《盐水情殇》告诉我们:生命,特别宝贵;情爱,天经地义;但对民族的自由向往显然高于一切。正是生命、爱情、祖神、部落、理想、自由这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矛盾考验着人类的精英们,也酿成了人世间的苦辣酸辛悲欢离合!

从盐神布谷苦里身上,我们感受到盐阳(清江之畔)的女儿敢爱敢恨、勤劳善良、冰雪聪明。她们精神独立,意志坚定,向大自然索取人类生存之需的能力非同凡响。盐阳女子们懂得囤积柴火,捕捞鱼虾,赶制各种陶器坯件尔后装窑烧陶,还会取卤水与卤土烹煮食盐,用鱼盐等物使自己的物质生活得到保障,并用多余的物资和外界部落的人换取其它生活资料;同时,在女首领布谷苦里感召下,她们又喜欢唱歌、跳舞、游泳、习武、通晓巫蛊之术,精神生活也特别充实浪漫。布谷苦里施蛊作法的那一篇篇咒语,虽是小说作者借古人抒怀,但情景交融,悲壮惨烈,与当时的地域环境、险恶处境、人物心境结合得天衣无缝,我们作为读者,特别是本人,作为清江之畔的土家儿女读到这些诗章,不由得泪水滂沱、血流奔涌,似乎身体的每 一个细胞都被神奇的高温煮沸了!

同时,作品也向世人展示了土家族的先民具有知恩图报的传统美德:布谷苦里的母亲被巴务相从狼嘴里相救后,母亲叮嘱女儿,待巴务相一行经过盐阳时,一定要善待他们,尽可能周到热情地款待他们。如果不是情与业的尖锐冲突,如果不是老巫色斯梯勒传授“嘎饰砾”魔咒,如果梯玛樊博纳不采用“青缕”之计置盐神于死地,这段传奇爱情也许会成为千古佳话。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实际上,这类情与业的矛盾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个死结,千百年来很难解得开的!布谷苦里死后,她的慈母列朗氏在女儿灵前的那一篇哭诉,如“儿呀,认命吧:假如这世道上,真有所谓不带任何功名利禄和尊卑贵贱色彩的情与爱,那就舍弃你的生命,张开你的翅羽,去阴阳两界的角角落落里殚精竭虑地搜求吧!那就为着你的伤痛,你的幻化,你的死灭,彻底地抛开哪怕是一丝一毫的遗憾与感伤吧!……”涵纳着多么深刻的人生哲理呀!

烈烈巴风,是《盐水情殇》这部小说传送给我们的独特法宝,那就是古代巴人遗留下来的尚武之风、雄健之风、大爱与大悲相融合的人性之风,是百折不挠、无坚不摧、敢爱敢恨、视死如归的巴域乡土之风、民族之风,也是作者在《盐水情殇》中着力弘扬的一类巫傩思维和浩荡气韵。

作为巴人后裔,作为土家儿女,我们应认真读一读这部《盐水情殇》!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