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不娶大八方人(0/0)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4日 点击数: 字号:

记者陈勇

初识大八方,缘于这次采访。

时至正午,逼仄的砂石路上,自诩彪悍的越野车此刻只能无奈地颠簸。路边,肆意张扬的箬叶不时刷过车窗,整个人都被严重挤压、严重挤压,挤压得像窗外的箬叶一般扁平。

这是什么鬼地方?困在扁平的车里,无法回避更无处释放的压抑与焦燥狂乱肺腑,又直冲脑门。

……约10余分钟,车拐过弯。“初极狭……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此时,儿时熟悉的这段文字竟突然跳跃起来——

眼前。几百亩的平地,几百亩的茶园。虽然时令已入了冬,但茶园依然绿得耀眼,绿得活泼,既像一幅巨画徐徐铺陈,又似一湖涟漪悠悠荡开。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滑抹手机的指头已经颤抖。哦,不对,应该是怦怦的心瓣已经颤抖。也是呀,谁叫如此荒蛮的深山,竟然涵养这般温润的碧玉?谁叫这般荒蛮的深山,竟然滋养如此生动的音符。

深深的呼吸,呼吸,直到躯体空灵。

入眼,尽是绿意的旷野;入耳,尽是玲珑的啁啾;入口,尽是清新的熏风;踩到脚下的,是萌动的新机;捧到手中的,一层层滑落的色彩。

越野车被抛弃,脚步开始飞奔。

站上一个温软的小山包。俯瞰,偌大的茶园中,有一条蜿蜒的河,恰似大自然妙手写意的“S”。几百亩茶园,就是一幅巨大的太极。让人诵意顿生,直道“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

生生不息,即是大初?

茶园内,小河边,幢幢高楼飞檐翘角,群群鸡羊闲庭漫步。偶尔一声“喔喔喔喔”,“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又如玉珠散落,声声入耳声声脆,声声入脑心花开。

奔小河。河水清浅。河中有鱼,全然不顾路人惊扰,仍在自由地追逐与穿梭,仍在大胆地寻欢与作乐。

蹲坐岸畔,任清浅的河水划过指尖,任清浅的山泉滑落心田。朦朦胧胧的,一支悠长的天籁,正从遥远的天际,正从遥远的尘世中,飘然而来、而来、而来……

片片金黄的银杏叶伴着这若即若离的天籁,快活地滑落,快活地渗入。那惬意的姿态与斑斓的色彩,直如一出舒缓的折子戏,在静谧的乡野缓缓地拉开。哦,红尘奔波累与苦,怎如得这宁静的银杏一叶?怎如得这空灵的原野一瞥?

茶园中,多了一袭红妆。红妆时伸时展,随意拖过茶垄的竹篓,跳跃着颗颗饱满的籽。“闲起没得事,捡点儿茶籽。”红妆很爽朗。随那爽朗的笑意,一颗颗茶籽仿佛已经走进来年的春光,那“毕毕剥剥”的破壳、扎根、萌叶声,悄悄地荡漾开来,丰富着山野的符号。

站起身,迈动步。古香古色的吊脚楼前,有拄锄头的老者。那矗立的身板,那苍劲的大手,似乎岿然不动的寿仙玉雕。惟有那飘飘的须发,惟有那须发与阳光撞击时闪耀的银光,散射着山里人怡然自乐的野趣。

“三百多号人哩,九十以上好几个。”老人缓过神来,他那轻轻捋过须发的手,慢慢滑开一段精彩的童话。山水滋养,身姿硬朗!老人周围,是与我一样混迹城市的路人。他们贪婪地刨根问底,贪婪地做着仙居的梦。

梦被热情唤醒——

“山板栗,只管抓。多的是!”山中来稀客,主人更大方。不知何时,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居然气喘吁吁地扛来一大袋子板栗,硬塞了这个,又塞向另一个。

板栗香甜,吃在嘴里,美在心底。

只可惜,板栗虽然香甜,可这惬意的生活毕竟离我们太远……这样的惬意,只在原味的乡野,不在纷扰的红尘。

哎,恨不娶大八方人;哎,恨不嫁大八方人。若得这般,也可偷得一方闲情啊!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