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门寨子(0/0)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0日 点击数: 字号:

作者 刘文涛

两次到了槽门寨子,但是并没有深入进去看到网传所拍的山中的景点。

槽门寨子是距离鹤峰县城6公里远的芭蕉河水库附近的一处偏僻小山村。从县城往西南部出发过鸡公洞就到了芭蕉河水库,芭蕉河水库是几条小河汇集而成的水库,其中有一条小河沟的水清澈无比,大致位于水库的西南部。跨过水库大坝,蜿蜒曲折的小山公路分作三个方向,中间到小溪村七泉,山上则到高庄直插太平乡,山下则到河里。越过破旧的水泥桥,一条半山腰斜上的宽约3米的小路,坎坷不平,就是槽门寨子唯一的交通要道。一位大妈介绍,她们50多户居民出义务工花了4年多时间,肩挑手抬修通了这条小路。五年前,这里还没有机械工具。我去的时候,入山的路口正在改建,“噼里啪啦”的凿岩声正在这寂静的河谷震响。柴油机的“突突”声从对岸传来,它正吐着大股的浓烟,像一头生气的老牛。原来的入口处直接跨过小桥,新修的路则是在左边山体上再开凿大约500米过沟,不必再跨河。新路的尽头一株无名的大树,亭亭玉立似一把大伞。沟下据说要埋伏几根特大涵管,由此连上山坡上原来的老路。看来,这里将要变成旅游开发的热土。

第一次到寨子里的时候,只我一个人。怀着探险的心理,一步一步走向幽深的山村。两旁高山耸立,林木丰茂。直觉得人家极少。远远望去,左边一户人家挂在半山腰,右边一幢飞檐翘角的吊脚木屋格外醒目。两家人户的房子都是刚刚新装修不久。稍微再进入六七百米远,人户渐渐密集。小河沟里的水十分清澈,游鱼蝌蚪历历在目。忽然,一阵狗吠自对面传来,两只狗一唱一和,吼叫声及其凶恶。林木掩映之处,一处新面孔的木屋赫然矗立在眼前,一位和善的老大娘高声招呼。她家门前的那潭水可真清亮,即使在这个枯水季节,也依然还是灵气十足。一杯热茶端来,我与她攀谈起来。在她家对面的山坡50米处,有一块牌子上书“槽门寨子”四个大字。怀着好奇之心,我打探这个地方为什么叫做这个名字呢?69岁的陈老太打开话匣子。她说,此地过去一直叫做向家沟,清朝康熙年间屏山爵府土王田九霄在这里选中了一位绝色美女向玉珠,纳其为妃子。玉珠姑娘出嫁走出寨门之时,具有几百年历史的寨门木楼不知何故自动燃烧化为飞灰。后来,人们就把这里叫做“槽门寨子”。我看这里的地形,也就是一深沟地槽,可能山民们因形赋名而已。现在的老木屋大多具有200年以上的历史,居住了他们祖祖辈辈好几代的人。拾级而上,就是那是几十户寨子木屋建筑群。户户相挨,鸡犬之声相闻。所住居民以邓姓居多。我继续前行,到了马路的尽头。路上不时遇见游荡的山中家犬,它们视我如无物。天色渐晚,归去。心里头想着老大娘的话,这里的男女老幼都会唱山歌,山民如歌的人生,平白多了几分牵盼。

第二次再去的时候,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带着我的女儿,依然首先拜访大娘家。仍然没有走到最美的景观之地。小家伙一下子就被那汪水潭里的游鱼吸引住了。经验老道的陈大娘找来两个菜篮子,里面放些米粒。她说那些蝌蚪小鱼可淘气了,洗衣服的时候都会钻进衣袖里面去。我探手入水,不一会儿,嗅觉灵敏的蝌蚪鱼群蜂拥而至。有几只胖头蝌蚪竟然把我的手指手臂当做美味的肉食,张着贪娈的圆嘴吮吸起来,痒痒的,竟然有些恐惧感。这使我想起食人鲳。蝌蚪最笨,傻吃之时容易逮住。最机灵的是土鱼,数量要少得多,它们绝对不会马上钻入我们设下的圈套。抓了半天,我们只逮住了一条小鱼。那些小鱼通体透明,在与人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她们学精了。这一次,没有其他的伙伴,倒是认识了好几位大娘和陈大娘82岁的老伴。老大爷闷头做着篾匠活,不理睬陈大娘的。呵呵,老两口正斗气呢,他不吃她做的饭好几天了。那农家饭的味道可真香。

若有第三次,我愿结伴而去,听他们的山歌,再看那未曾谋面的风景。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